二弦正律

来找我玩呀!

LOST DREAM

马纳多,我的眼神追逐你的背影。

哈尔希洛最近很苦恼。

他烦恼的是人之常情,超脱于俗世之外的,比解决生计问题还要繁琐的事情。他躺在床上看月光从外面照进来,照得屋子亮堂堂但也空落落的。他用手捂住嘴,小小声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首次觉醒性别方面的人生大事,真不是时候。

他拍落自己脸上的稻草,努力隐忍着转了个身。也就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假装放空自己一样盯着马纳多的床铺,再往上,马纳多从稻草中裸露出来的两支手臂,烛火安静地跳跃着,没有什么声响,热气却不知道为什么能够飘那么远,从马纳多身边一直攀附到哈尔希洛的脖颈,再一点点填充,直到耳畔也被染上粉红。

哈尔希洛觉得糟糕极了,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黏在马纳多的身上,拉都拉不走,使劲眨眼睛也没法把那个人影从眼睛里移开。他心底有一个不太妙的猜想,于是他决定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就往那里浇点水。哈尔希洛觉得那颗种子也许会发芽,但不出一个星期就会被渴死,这样就可以证明自己对马纳多的那些弯弯道道只不过是一时的误判。

可是当下,他的眼睛扫过马纳多的脸,只觉得无论如何也看不够,他的手指修长而挺拔,握起笔来自然好看,写出来的字就像他人一样。羽毛笔的那头,羽毛随着手指的动作在脸上擦来擦去,哈尔希洛一下子萌生了自己是那支羽毛的念头,他想摸一摸马纳多的脸,想得心痒痒。

“怎么了?哈尔希洛,你想说什么吗?”马纳多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微微一侧头问道。哈尔希洛慌忙之间支支吾吾地别开头,眼睛盯着地面,脑子里却不务正业地还在回味刚才那歪头间,马纳多的头发无意间染上的昏黄。真漂亮啊。马纳多头发颜色有点浅,被橘黄的灯光一晕染,看上去就像即将日出的天,层层叠叠的云被,大风吹着翻滚出华美而壮阔的形状,柔软却不失棱角。还有那双眼睛,平日里就盛着汪洋,今次里闪着烛光,温柔的意思都能把他淹没了。哈尔希洛浑身僵硬起来,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呼呼,实在是有些不妙啊。

他背过身,想起这么多天来,自己的眼神一直在追逐马纳多的背影。他用眼睛捕捉下那些瞬间。他还记得第一个雨天,马纳多头发被雨水打湿,浑身湿漉漉的,眼神却在阴沉沉的天气里格外明亮,很温顺,像是所有叶子落上雨水的鲜亮都在他的眼睛里栖息一样。

“马纳多。”哈尔希洛只想叫他回头。他希望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在那对明亮的星星里。

“怎么了?”笑音在风中荡漾开来,随着瘦长人影的回头撞进了哈尔希洛的心。那个瞬间,哈尔希洛只觉得自己心上微微悸动,整个人脱力一样站不稳了,踉跄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但他的眼睛始终牢牢地锁着那个人。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样的表情,从诧异到好笑,眼睛微微瞪大,而后嘴巴顺从大脑的调度,滑出了一个微妙而好看的弧度,嘴唇抿起,双眼更温柔的不可方物,下巴和脖子交汇之间有一块浅灰色的阴影,自然地顺着他肩膀微颤的动作晃来晃去。枝叶婆娑间,他落了满身的日影。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忽然有点奇怪的心理吧。


评论
热度(4)

© 二弦正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