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弦正律

来找我玩呀!

爱情魔药

*全部属于罗琳太太,默默吞下OOC

*第一天上课就来更个一发完结吧!

 

        我曾听见他的一生推Drarry后援团(所以这些词语合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身后叽叽喳喳地讲话,像一群聒噪的可爱小天鹅。好吧,你们讨论归讨论,看向我是怎么回事?我才不要和他比呢。

        “他真的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不是吗?”Luna一次在图书馆拱拱我的胳膊,睁大她那双梦幻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全都是回音星。”“也许吧,如果他不那么爱喷射毒液的话。”我闷闷地抬起头,望向右边,他在几步之外的书架旁边挑书。“回音星是什么?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东西。”“哦,你不知道吗?回音星可是散发着能够溺死人的光芒啊。它们从大海上升起,在月落时悄悄藏进令人怜爱的那双眼睛。”

         我推了一下我的眼镜,枕在胳膊上静静地看他。他似乎真的是被这个世界怜爱的人。他那铂金的头发,就让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他的发间了。我又想起了那一个夜晚,那一个万恶的火焰杯所带来的恶心的舞会。我拒绝了所有的女孩,也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发出我的邀请。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咬着我的唇瓣,绞着我的手指和衣角。Ron焦躁又生气,但还是在Hermione的安抚下捂着脸说:”OK,GOOD THE BLOOD FUCK...Emm,I say...luck.Good luck,my brother.”

        于是我悄悄潜行进这群毒蛇的老窝,溜进他的房间,虽然我也搞不懂Pansy怎么会这么好心。于是我站在他的面前,对他伸出手。他表情淡漠地整理好领结。我真的很害怕,就好像回到了开学的时候,他向我伸出了手可是我拒绝了,天知道那个时候我紧张到不行!他难道没注意到我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吗?好吧,他那样对说Ron是不对......可是他怎么就不再试一次?

        他对着镜子偏头,喉结微微颤动。

        他抚平身上的最后一点点褶皱。

        他弯下腰穿好皮鞋。

        我咽下口水。

        然后,他像第一次看见我站在这里一样,看着我说“你还站这里干什么,Potter?”

        我的心凉了半截,眼神已然死寂,但我还是顽固地伸着手,等待着末日的审判,你说我的心脏会比他的一个眼神重吗?

        “好吧,服了你了。”他伸出手,轻轻地握上我的,“怎么这么多汗?”

        我尽力给他一个笑容。

 

        一切都好像梦一样。现在他就站在离我很近的书架那里,我微微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阳光一样,想要触碰到他。我总觉得那天的舞会就是一场梦——他吻了吻我的额头吗?还是没有?

        我犹犹豫豫地开口,但是我又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呢?难道向以前一样嘲讽他吗?可是,可是——我的真心话明明是,你那么好呀。

        我安安静静地看向他,他像是不经意间递给我一个眼神,就好像那天在榭寄生下的一样,温柔得一阵风就可以吹走。他朝我走来——他是在朝我走来吗?天啊,他在走向我还是其他人?我看向旁边,Luna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样表现才会不引起他的反感?

        他灰蓝色的眼睛微微弯起,右眼朝我眨了眨。

        “我这么好看?Potter?”

        神啊,一箭穿心的时候,能不要在箭柄上涂抹这么多Weasley双子出产的爱情魔药啊。


 @北向南折 你的小妹妹觉得你很可爱,并且扔碎了你的玻璃心。

评论(4)
热度(48)

© 二弦正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