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弦正律

来找我玩呀!

[Drarry]Complementary

*都给罗琳太太,我默默吞下OOC

*疑似19世纪向侦探AU???

 

Part 2

 

        “这位先生,我认为你应该可以松开手了。”Harry有点不自在的低下头,看着那只放在他腰间的手。手很好看,也没有作乱,可是总觉得让人不舒服,存在感都已经强到隔几秒钟就要看一次了。

       “为什么你不叫我的名字,Potter?”这位金发的先生不高兴地收回了手,装模作样地看着自己袖口三枚排列整齐的金色袖扣。Harry注意到他今天穿的非常正式,灰色的高筒小檐礼帽,剪裁良好的黑色晨礼服包裹着他身体,深灰色领结一丝不苟地立在白色衬衣上,亮面灰的马甲配整齐的双排扣,胸前的金色扣子与金发闪着一样的冷淡的光,黑色条纹长裤和翼纹牛津鞋,都是礼节尽善,风度尽美,挑不出一点错处了。他胸口的白色口袋巾甚至是三角形折法的!他并不理解。

        “Emm……我想你应该是Draco Malfoy?我今天只和你有约。别人大概不会好心扶住一个陌生人并且还正好坐在相邻的车位?”Harry用左手摘下帽子,看着Draco的眼睛行了个礼。他也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他不坐对面而是非要坐在自己的右边。

        三秒沉默。

        Harry尴尬地皱起了眉,可是Draco只是盯着他的脸,冷漠得就好像根本没听见他说话一样。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Draco开口了。

        “我亲爱的Potter先生,伟大的救世主,霍格沃茨格Gryffindor学院的毕业生,你叫我什么?”他的眉毛一挑。一个标准的Malfoy假笑。Harry想,可是他确定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En……Mr.Malfoy?”Harry一头雾水地看着对方,发现他将这个名字说出口的时候对方明显噎了一下,像是觉得没有想到一样。Draco微微地昂起了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一样捉住了Harry放在裤子上的手。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Potter?你是在装傻还是怎么样?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应该不屑于玩这些拙劣的小把戏吧?”他像一个真正的绅士那样放低了腰身,轻轻吻了吻Harry的手背,却一直忘记松开他的手。

        Harry一脸“excuse me”地抽着眼睛。他本来很期待和Draco的会面,从一开始接触的印象来看感觉不错,没想到是一个间歇性的臆想症患者?调查自己大概是本职所驱撇开不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言行到底是谁教给他的?纯血贵族的教养没道理这么差啊!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Draco?”Harry笑得咬牙切齿,恨恨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我十分确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面。我本人虽然代表傲罗邀请你办案,同时对你以及一些外界的传言十分有兴趣,不过这不代表我能忍受你这种轻浮的行为。Draco Malfoy,如果你执意这样,那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显然,这个时候他已经适应了舒适的归属感导致他忘记了这个不可辨驳的证据了

        三秒静默。

        “果然是这样”Draco恢复了常态。“我们两个中肯定有一个记忆出错的。”

        “你早就知道?这很有趣,但我希望暂且按下不表。”Harry侧头打开火车的窗户,风从外面掉落,就好像之前一直在扒着窗户看他们两个谈话一样。火车行驶到了原野上,蒸汽笛声和反向的小溪流一起流淌,火车开始上坡了,他看见了紫花地丁伏在丛中晒太阳。

        “让我们跳过自我介绍。这是去伦敦的火车?为什么我们不可以Apparating?”

        “因为这次旅程的风景还算不错。”Draco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只不过是想早点见到你而已。我的确觉得我的记忆出了点问题,是关于你的部分,所以我想看看你的反应。”

        “真是没话说。”Harry手肘撑在桌子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要问你问题了,你有权利不回答,但我肯定会追问到底。”他拿出魔杖,“”Protego totalum, Muffliato.”

        “乐意之至。”Draco微微地笑了起来,不知道在看哪里。

 

        Harry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羽毛笔蘸了蘸墨水,再抬头问Draco:“我们在霍格沃茨是一对情侣,那我们是怎么分手的?”他认为Draco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的动作还算正常,可是配合上他的眼神怎么有种高深莫测的诡异感。他看见身体的前倾,Draco凑到Harry的眼前:

        “事实上这也是我所奇怪的地方。在我们确定情侣关系之后,一直很甜蜜,但是在六年级,我们在桃金娘的盥洗室里大吵一架,你朝我发射了Sectumsempra,这件事没有任何征兆,显得太没头没脑,然后我倒在血泊里,从此我们就默认一般地分手了,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个漏洞也太大了,简直像故意露出来的一样……”Harry皱起眉。

        “其他事情对起来太麻烦了,以后再说。你还有什么觉得奇怪的地方吗?”Harry低着头,咬着自己的嘴唇。Draco自然而然地把手伸过去解放了他的嘴唇,用拇指轻轻抚了抚。

        两个人头碰头,眼睛里倒映着另外一人的眼睛,Harry感到他们的气息交织在了一起,安静又缠绵。他突然想到了这个。但他似乎忘了两人的距离有点近。

        “我先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呃,类似于特异功能之类的东西?”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东西一点也不好描述。他不断地摇着头,整张脸皱成了一团。“我是说……就好像我能闻到所有事物的气息,并且能够还原这个事物的过去活动和一部分思想,以此来找到气息的源头。当普通的破案手段已经无能为力的时候,它就会帮助我。”Harry坑坑洼洼地解释。这听起来糟透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但是Draco轻轻地笑了起来。气触碰到Harry的嘴唇,痒痒的,他忍不住动了动。“是的,你没有错。我确实有特异功能。”Draco朝他单眨眼,Harry发现他的眼睫毛也是金色的,眨眼的时候像是跳出了小星星。“我能够看到每一种事物的颜色,通过文字的媒介。就好像我听你说话的嗓音,看见你身旁环绕着琥珀绿的小星星,我看着你写字,琥珀绿的小星星就会从你的笔尖蹦出来一样。”

        Draco侧过头,温柔地牵起Harry的右手手,指着空无一物的手腕说“你看,它就在这里,哦,等等——它应该是Metatron’sCube。”他垂着眼帘,Harry只能看见他耳畔垂下的金发和白皙的脸交融,一点点海烟的气息在灰蓝色的眼底蔓延开来,他贪婪地呼吸了一口,令人心醉神迷。他感受着手腕被注视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他想起了Nepebthe,觉得那样的感觉也就是这样了。

        Draco注视着Metatron’sCube,而Harry在注视Draco。

        他忽然发现那海烟的味道是属于Draco的,而它正在朝Harry蔓延,铺天盖地却又温情至极,他不着急看所有的因果。他微笑着闭上了眼睛,然后轻轻地问:“Metatron’s Cube是什么,Draco?”

        “你肯定没选修神秘学。”Draco抬起头,“universe.”

        “That’s all my universe.”

 

        他吻上去,拥抱他,就像隔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火车通过一个山洞,太阳重归于世。

 

        笑声溢出唇齿,眼泪在其中溅出水花。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一定很好。”

        “是啊,我本来以为你会咬到我的舌头”

        “那起码能说明你的记忆有一部分是真的了?不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记亲吻,在额头。

        Harry把头埋进手里,可是他忘记耳朵的红色是挡不住的了。

        Draco揽过他,轻笑出声。

        就像他们一直做的那样。


 @Alexlexexx 

评论(4)
热度(10)
  1. 圆溜溜的柚子w二弦正律 转载了此文字

© 二弦正律 | Powered by LOFTER